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第三百三十七节 俘虏2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是谁……

    这是哪里……

    对了……我是……那个时候……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道灵光在意识深处闪过。接着,发生的事情就在她脑海里闪过。

    对了……第七律魔力……那个时候……我被袭击了!

    处于精神体状态的琥珀其实最怕的就是这个。第七律魔力通常是术士对付普通人,或者是低阶术士菜鸡互啄时候使用的。在高阶术士的对抗之中,几乎没听说过用这一招。但是这种力量对于精神体特别的好使,能够对已经没有固定形态的精神体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害。

    而精神体状态的术士,前面说过,如果受伤就很麻烦。绝不可能出现“轻伤不下火线”之类的情况。相反,只要受伤稍微严重一点,术士就会陷入难以醒来的沉睡状态。

    是我太托大了……那个时候,明明已经觉得一切都结束了的……

    琥珀勉强的睁开眼睛。

    她花了一点时间,才从房间边缘的舷窗确认自己依然在船上。在她面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全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魔力残痕。

    非常强烈的魔力残痕,与其说这是因为使用魔力的时候不可避免的附带效果,不如说人家根本就是炫耀性的刻意发散魔力残痕,以显示自己的魔力有多么强大。

    冥月术士吗?不过确实是非常少见的魔力残痕浓度,以至于让琥珀都感觉到有一种比较强烈的不适。

    话说这段时间,她也认出了这个陌生的女人。

    虽然见面是第一次,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见过这个女人的图片和视频。正是之前被认为是神器携带者的那个冥月术士。按照高层的评价,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琥珀也想起了之前突袭她的正是这个女人。不得不说那真的是一次最完美的打击。

    对方也没有开口,笑盈盈的任由她四处打量,好了解眼下到底是一个什么处境。

    “血腥天使?”琥珀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她下意识的使用魔力,却发现魔力虽然能用,但是身体照样无法动弹。

    “原来……”对方盯着她,看来已经琢磨出一些什么了。“你的实力就只有这个档次啊!”她凑过来。“我还以为你很厉害的呢!这样看来,除了具备第一律魔力的天赋之外,其他的方面也普通的很啊!不,这种程度的话不能说普通,而应该形容为,”她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比较弱小。”

    琥珀再一次重复了对方的名字。其实称之为“血腥天使”只是一种不同语言之间很不贴切的勉强意译而已。如果从字面上理解的话,称为“残酷而优雅”更合适些。

    术士们的社会里,有为强者专门提供脱颖而出机会的比试。那是为了得到称号而进行的残酷战斗,或者称之为角斗更合适些。不是不死不休的战斗,却也差不太多了。辉月术士的此类角斗死亡率高达三成以上,冥月术士则更高一些。最重要的是,此类战斗是无任何限制条件,只需要对自己的战力有充分的信心就可以报名。

    但是,在这种战斗中得到称号可不是赢了就行,不止是赢,还必须得到观众的认可。所以在企图抓住观众的心的时候,表演是很重要的。必须展现出强者压倒性力量……也就是所谓的超凡魅力,是得到称号不可欠缺的条件。

    血腥天使就是这样子的人。以一个未成年小女孩只能称之为单薄的身体,瞬间葬送了超过十人以上的强大术士,将整个比试的场地用血染满。原本纯洁无暇的面孔上,有着哪怕冥月术士都为之胆战心惊的笑容。据说那场战斗的时候,聚集在那个地方的观众们一声也不能发出。血腥天使用难以形容的胜利者之姿,紧紧的抓住了所有观众的心。没有任何人反对她得到称号。其实单单从这个称号本身,就能想象那是何等震撼人心的血腥场面。

    “你现在可以叫我朱红。”朱红说道。“虽然你是第一律术士,但是你没办法这种情况下还挣扎的。是我强行刺激……不,应该说靠着我的力量,你才能现在维持意识。如果我停手,你马上就会昏迷。我相信你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了?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为什么没有杀了我?”琥珀回过神来也很惊讶。她可不相信这一位正打算投靠到辉月术士的阵营来,所以才特意留自己一命。

    “当然是有些问题需要你回答了。”朱华倒着跨坐在一张简单的椅子上,将手肘顶在靠背,托住下巴。“我很想知道辉月术士在地球上想干什么。”

    “做梦!”琥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别这么急着拒绝啊!”朱红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我们可以比较容易的沟通呢,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你并不懂得你的处境呀。啊,这么说吧,虽然你是第一律术士,阵营之间的战争和你关系不大,但是你大概多多少少听说过此类事情吧……对我们术士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俘虏能够守得住秘密——死人例外。”

    “使用第七律魔力强行将俘虏的意识降低到半昏睡无法自控的状态,然后就可以予取予求?哼!”琥珀不屑的说了一句。“这一招很管用,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毫无意义。”

    “这个倒是真的,”朱红不得不承认。“第七律魔力现在对你就是一种伤害……变成有有效的攻击手段,相反却失去了它最初的效果。不过你真的一点也不考虑一下吗?也许有朝一日,我在冥月阵营混不下去了会跑到辉月术士那边。你也一样吧?”

    “冥月术士?哼,已经来日无多了吧。”

    “啊,怎么被你说的好像是穷途末路了一样?真的事情已经这么糟糕了吗?我不觉得我们在战场上输的有多么难看……不,应该说至少在战场上我们还在赢,还在开疆拓土。相反,辉月术士正在丧师失地。”

    “哼,应该说每个人都知道了吧。平衡之刻已经到来了,”琥珀回答道。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处境是何等恶劣,或者说基本上已经没救了。作为力量,第一律的魔力确实是非常强大的,但是同时它也是人人垂涎的宝物。“些许胜负根本算不了什么。至少我知道,你们出动了混有大量高阶术士的部队,相反我方根本没有多少术士哦。这种情况下……虽然表面上好像取得胜利,但是实际上伤亡却不小……你应该能够明白吧?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就不是胜利,而是一条通向灭亡的道路!”

    “啊……哈哈哈哈……”朱红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不可遏制。“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辉月术士们……果然真的是天真啊!大概你们从凯查哥亚特那里得到了一些新的军事技术,就觉得胜券在握了吧?可是顺带说一下,之前我也是参战了的哦!”

    “什么?”

    “虽然说出来也没什么值得光彩的,但是之前我参战了。不是在浮空要塞安全的指挥室里指挥战斗的那一种,而是作为一线军官冲锋陷阵。”她站起来,绕着琥珀走了一圈。“所以呢,我有幸见识了一下辉月术士们刚刚掌握的所谓新型军事装备。啊,不能说很烂,但是……确实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她慢慢走到琥珀的面前,低下头,面对面的和琥珀对视。

    “虽然说有很大提高,但和高阶术士比起来,依然弱小的可笑!想要靠着这种程度的军队消灭冥月术士们……那未免也太离谱了吧?”

    这种态度显然就是强词夺理,睁眼说瞎话了。高阶术士能有多少?能经得住长期战争必然的持续伤亡吗?平衡之刻本身就会造成术士出生率大幅度降低,更别说高阶术士了。

    “这可是平衡之刻呢,现在的冥月术士,大概还能撑得住吧。可是二十标年后……三十标年后,乃至于五十标年后,还剩下多少高阶术士可以上战场?”

    “哈哈……真的是多余的关切呢。可是不得不说,凯查哥亚特的新技术再厉害,也没什么用呢。如果辉月术士们愚蠢的以为自己掌握了大势……那就真的犯下致命错误了。好吧,我不介意对你透露这个秘密。”朱红蹲了下来,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到只有一掌左右。“二十标年后不好说,但是三十个标年后,冥月阵营之中高阶术士的数量至少是现在的五十倍。会输掉这场战争,只可能是你们这些辉月的傻瓜!”

    “不……不可能的!”就算是琥珀也诧异了。“撒谎!平衡之刻可是真实的,不是误解……我们这边也有新出生术士的统计呢。这种拙劣的谎言……”

    “平衡之刻是真实的。”朱红打断了琥珀的话。她的眼睛就像是晨曦照耀下的湖面,翠绿中点缀着晶莹的光彩。“但是受到影响的只有你们。新的冥月术士会大量出生,而且还都是力量强大的高阶术士。”

    “不……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这已经超越了目前术士能力。

    “你大概听说过‘冥月眷顾者’‘辉月眷顾者’之类的传说吧。我告诉你,这个传说是真实的。”朱红用手指了指自己。“我的父亲就是冥月眷顾者。他虽然已经死了,但是我们有他留下来的精子。这样说的话,你应该能明白吧。让一个女人怀孕其实只需要一个精子!我们可以让几十亿几百亿术士出生,而且九成九都和我一样,是拥有绝大力量的高阶术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