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隐 第二百九十三章 又是去去就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刘大哥,你可回来了……”

    不待夏海棠说话,她边上的苏晓晓欢呼一声,然后迈动双腿迅速来到了刘秀身边小声道:“刘大哥,那个叫夏海棠的姐姐说是你的朋友,真的是这样吗?”

    听到这个问题,加上之前苏晓晓站在夏海棠身边‘同仇敌忾’的样子,刘秀估摸着她俩之前就见过面了,只是不知道她俩交流了什么,于是点点头好奇道:“的确如此,怎么,有问题?”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刘大哥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啦”苏晓晓当即似乎松了口气道。

    本来她都准备迈出步子离开了,稍微迟疑压低声音说:“刘大哥,虽然那个夏海棠姐姐是你的朋友,但我觉得她有点不正经,你多注意点,我之前一直不放心才守在医馆等你回来的,现在好了,我要回家啦,要不然我爹又要揍我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跟个小大人似得开始批评起别人来了?刘秀心头哭笑不得。

    然而苏晓晓说道这里,顿了一下偷偷的看了另外两人再度压低声音说:“刘大哥,那两个人,我感觉不是好人,你要小心点,如果他们找你麻烦的话,你就大喊,我爹人缘可好了,会带着街坊来给你帮忙的”

    啧,不但像个小大人,居然还是个热心肠的,刘秀心头诧异,逗她问:“你怎么就觉得他俩不是好人呢?虽然我知道你没读过书,但是你应该知道凡事不能只靠表面和自己的猜测吧?”

    “直觉知道吗?夏海棠姐姐说女孩子的直觉很多时候都是很灵的”苏晓晓皱了皱鼻子道,旋即又吐了吐舌头眯着眼睛说:“其实也不是直觉啦,就是那两人,准确的说是其中一个,老是看我和夏海棠姐姐,那眼神让人很不舒服,有点恶心那种”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刘秀笑道:“好啦,我都知道了,回去吧……”

    “咳咳……”这会儿,那边的夏海棠大声咳嗽了两下,似乎在提醒两人,你们说话就说话吧,遮掩点,当着我们的面说那么大声是生怕别人听不见吗?

    苏晓晓惊醒过来,缩了缩脖子,一溜烟跑了。

    在刘秀和苏晓晓说话的时候,除却夏海棠之外另外两人也在暗中交流。

    他们就是夏海棠在过怒涛江船上遇到的不怀好意的那太监俩兄弟,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青柳镇,到处打听刘秀的消息,好在刘秀的名声传开了,很快就被他们找上门来了。

    然而来到医馆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刘秀贴的那张纸,暂停歇业一天。

    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俩兄弟哪儿管这个,而且其中的弟弟的弟弟简直刻不容缓啊,早一点接上早一点安心,于是他们仗着自身武力直接就强闯进来了。

    不过那时刘秀压根不在医馆,只有夏海棠和苏晓晓两个女人。

    本来刘秀不在是要出事儿的,但那俩兄弟的哥哥比较克制,生拉硬拽的把弟弟给劝住了,一切的前提条件都是治好弟弟的弟弟,其他的一切都好说,这才没有爆发冲突。

    其中的哥哥表示,为了这个家的传宗接代,他也是操碎了心……

    弟弟被劝住了,哥哥好言好语的和夏海棠她们交流,得知小神医刘秀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然后吧,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等,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等到了刘秀带着两分醉意回来。

    回来就回来吧,居然还不搭理自己,其中的弟弟不能忍啊,当场就是爆发,然而却被他各个给镇压了,死死的拉住,‘弟弟’要紧啊。

    “他应该就是小神医吧?和我们打听到的传言一样,年轻得过分,虽然我也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真具备那种医术,但眼下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小弟,你别冲动,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等他把话说完我们在求医问药给你治伤”

    “哥,你别拽我,我都不知道多久没受过这样的气了,等了半天不说,主人回来了居然还不正眼看我,让我先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淡淡是医术在我们这样的人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千万别冲动,你不想要命根子了?万一你得罪了他,迫于压力他给你治疗了却留下隐患的话,到时候你哭都找不到地儿哭去!”

    “好吧,我忍,呼,先等他给我治好,然后,哈哈,天助我也,没想到那个大美人居然在这里,省的我事后专门去找她了,而且意外之喜的是居然还有另外一个小美人,老天待我不薄啊,一旦治好了我的伤,我就要在这医馆好好享受一番”

    “你他妈能不能别老想着女人?好吧,你这个脾气恐怕是改不过来了,老子也没辙,但是你给我记住,等下伤治好了,你不能用功法断绝‘子孙’生机,让那俩女的给你生孩子,只要你有孩子了,以后你看老子管不管你死活”

    “你管我,我还没享受够呢……”

    不得不说,那俩兄弟常年呆在一起,短暂的暗中交流内容还是很丰富的。

    这边刘秀和苏晓晓交流完,在苏晓晓离去后,只是轻轻的撇了那俩看似规规矩矩的兄弟俩一眼,并未理会,径直走向了夏海棠。

    别看刘秀之前只是在和苏晓晓交流,实际上那俩兄弟看似暗中的交流却一字不漏的落入了他的耳中,加上念力一扫,知道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和‘目的’,也大概知道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如此一来,刘秀岂会像对待其他病患一样对待他们?真当刘秀是那种身怀‘但凡有病患上门不问出处来历身份,应当抱着医者父母心’大医精诚的高尚医者呢。

    还好的是那俩家伙没有一来就给刘秀个下马威什么的,还算安分,否则的话,刘秀保管一巴掌送他们到千里之外……

    “刘公子冬安,海棠冒昧造访,不会打扰你宁静的生活吧?”面对走过了的刘秀,夏海棠笑靥如花道,边上那两人直接就被她给无视了。

    是真正的无视,此时的夏海棠眼中,似乎只有刘秀那一抹淡然而处事不惊的身影,而不是因为知道刘秀的本事晓得那俩家伙不管怀着什么样的目的都翻不起什么浪花。

    进入屋子的刘秀示意夏海棠别客气随便坐,笑道:“夏姑娘何出此言,你我是朋友,我老家有句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所以夏姑娘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打扰?”

    夏海棠顺势坐下,拉了拉裙摆盖住了雪白的大腿,如果只是刘秀在这里的话,其实她是不会这样的,会很随便,但边上还有另外的人,她就要注意一些了。

    坐下的她翻了个妩媚的白眼,在那边的‘弟弟’下意识吞口水中,她开口道:“刘公子啊,真不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一脸平静但却正大光明的往别人身上乱瞟这种事情估计只有你能做得出来吧?”

    “看两眼咋啦,我也是个正常人好不好,对于一些‘美好’的东西自然是不看白不看,你都敢这么打扮我为什么不能看是吧,要不然不白瞎了你这样的打扮不是”刘秀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心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搁我老家那边,你这样的走在大街上一大群人围观不说还会偷拍回去欣赏呢。

    刘秀的性格是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相处方式,与夏海棠这样的人相处就不能规规矩矩,随意一点的好,太过刻意反而大家都不自然。

    撇撇嘴,夏海棠无语道:“那我是不是反而要谢谢你了?”

    “你要谢我我也不介意,毕竟能像我这样正大光明打望你的人可不多”刘秀耸耸肩道。

    从当初的不期而遇,到后来只是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夏海棠就送来了那么多关于武道的书籍,刘秀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了,类似的对话并非刘秀在撩他,只是双方性格原因的正常交流方式而已。

    但这样的画面落在别人眼中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边上的那俩兄弟,本来就有事儿,刘秀的不搭理早就憋着一肚子火了,尤其是其中的弟弟,已经将夏海棠视为自己的了,此时居然和刘秀在‘打情骂俏’,他如何能忍?

    于是,弟弟站出来看向刘秀眯着眼睛冷笑道:“敢问可是小神医刘秀当面?不论如何,我们上门是客,你这不管不顾的恐怕并非待客之道吧!”

    不得不说,这家伙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说话方面还是有理有据的。

    听到他这番话,刘秀这才像是发现了他们一样,转头看着对方笑道:“小神医之称不敢当,在下刘秀,的确会几分医术,这位兄台言说上门是客,刘某自然有待客之道,但若是恶客上门,敢问兄台,刘某当如何待客呢?”

    “你什么意思!”对方当你怒了,指着刘秀的鼻子冷声道。

    此时此刻,面对刘秀的一再无视,其中的哥哥绕是脾气较好也选择了无视弟弟的威胁刘秀,不管怎么说,以他俩兄弟的本事走到哪儿都不应该受这样的气才对,上门虽然是有求而来,但面对这样的无视他也是有脾气的。

    对于那弟弟毫不掩饰的威胁和杀意,刘秀不以为意,甚至都没心情和功夫和他们瞎扯,平静笑道:“你们是不是瞎?没看到我门口贴着今天不营业的话?现在我这里有客人,还是朋友,就不招待你们了,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转身离去,要么我送你们离去!”

    此时夏海棠在边上一手拖着下巴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刘秀,目光中满是欣赏,简直异彩连连,她心道,试问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如刘秀这般,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霸气的话?而且是无视对方身份来历的那种!

    “哈哈哈,这是我近些年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小子,我给你面子你是小神医,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是你信不信?现在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乖乖听我的,事后我会让你愉快的死去,第二,我先给你吃点苦头,然后你不得不听我的,最后我让你痛苦的死去,你自己选吧”弟弟给气乐了,指着刘秀哈哈大笑道。

    边上的哥哥知道事情还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他们是有求而来,没想到这闹成这个样子,但事已至此也无法挽回。

    想了想,哥哥有心补救,想先忽悠刘秀给弟弟治疗弟弟,事后如何那他就不管了,然而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似乎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然而这个事后刘秀也没心情和他们瞎扯了,心说这种事情始终还是遇到了,恶客临门啊,天底下虽然好人居多,但这种人也是存在的,不可能每一个都那么规规矩矩客客气气。

    所谓相由心生,这俩家伙一看就不是好人,不知道祸害过多少人呢。

    当然,刘秀也并非那种以貌取人之辈,但之前听到那俩兄弟的对话心头就极度厌恶了,好色之徒刘秀听过也见过,但没见过好色到这种地步的,命根子断了都还想着女人,这特么是什么奇葩?

    当着自己的面就说要把自己的朋友如何如何,就连苏晓晓那种小女孩都不放过,他们还是人?

    刘秀性格淡然,别人是什么样的人他不想管,倒不是怕不怕麻烦之类的,纯粹是他并不想仗着自己有两分本事就觉得自己有资格左右别人的人生乃至生死。

    但现在嘛,对方不但连弱小的无辜都不放过,还扬言要自己的命,若这样他都还无动于衷的话和一块冷漠无情的石头有什么区别?

    他是个正常人,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平时性格淡然儒雅随和,但并不表示他真就能如高僧大德一样包容一切。

    所以,既然没什么好说的了,那就干脆什么都不说了。

    除恶务尽,这是刘秀一贯的宗旨,既然麻烦上门了,那就把麻烦解决就是,一劳永逸的解决,后续如何,谁管得了那么多?未来谁有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呢。

    于是,他转头看向夏海棠笑道:“夏姑娘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什么意思?你还想跑?笑话,在我们哥俩面前,你还能跑哪儿去?地面那俩兄弟听到刘秀的话心头无语。

    反观夏海棠,她那勾人的双目微微瞪大了一些,心道又是这句话,去去就来,当初刘秀说去去就来这句话的时候,上代五毒教教主就那么没了……

    这会儿刘秀又说了这句话,夏海棠下意识的看向那哥俩,眼神中满是可怜,你们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他,倒霉催的。

    “没关系,刘公子你忙自己的”夏海棠点点头道,一脸自己丝毫不介意的表情。

    然后,下一瞬间,刘秀的身影消失无踪了,随着消失的还有那哥俩。

    三个人,那么大个人,无声无息就消失了,绕是几年过去夏海棠的修为已经到了炼骨层次,都愣是没有发现刘秀和那哥俩是如何消失的,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变得更厉害了,而且不知道比当初厉害多少倍,曾经他说去去就来的时候,冲天而起还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可现在,已经到了无迹可寻的地步了……”面对空空荡荡的医馆夏海棠深吸口气喃喃道。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夏海棠内心有些苦涩,差距太大了啊,大到连仰望的资格都那么渺茫了。

    明明对方是那么真是的一个人,看似触手可及,但越是这样,夏海棠就越是觉得触不可及……

    此时刘秀去了哪里呢,他带着那哥俩往数万里之外的地方去了,就是当初埋葬无尘和尚的那个海边!

    对于如今的刘秀来说,翻过连绵无尽的大山,跨过数万里之遥也只是等闲而已,盏茶功夫就到了。

    在他面前,那哥俩哪怕有着练髓境的修为,或许不久之后就能踏足练穴层次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一个眼神就能瞪死他们都不待吹牛的!

    所以,那哥俩死得格外安详,死得连一丝痛苦都没有,莫名其妙的就结束了精彩的一生。

    刘秀又不是变态,他可没有折磨人的嗜好,直接就将那哥俩给弄死了,一手一个,拎着来到了埋在无尘的那个海边。

    无尘的坟墓依旧伫立在那里,丝毫不起眼,一段时间过后,坟墓上居然长满了杂草。

    刘秀也没兴趣给他打理坟墓,就在边上挖了两个坑,把那哥俩给埋了,顺便还好心的分别树立了一块墓碑,一块写着‘无名太监之墓’,另一块写着‘无名太监之墓’。

    埋了他俩,刘秀拍拍手,看着无尘的墓碑自语道:“和尚,今天给你送了两个伴来,这样一来你应该就不寂寞了,没事儿的时候你们三个还能唠唠嗑,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一个和尚能和他们俩好色的太监有什么好聊的,好啦,我走了,以后有机会再给你送几个同伴来,估摸着这样你们在地下也能热闹点”

    说完,刘秀的身影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三个坟墓伫立,面朝大海,背靠南山。

    对于刘秀来说,解决那俩兄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而已,过后他估计就忘了,甚至都不可能影响到他的心情,他也完全没有想过那俩太监兄弟会不会是自家徒弟需要的人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